咨 詢   0 1 0 - 6 2 3 6 5 0 6 9

          電 話   4 0 0 - 8 7 5 - 5 5 0 5

               

          29 2017 - 11月

          90后,我們和這個世界

          “90后”向來拒絕標簽,但今天來看,我們這個團體被貼上了一串串的奇怪玩意,“精致的利己主義者”,或是“不安分的輕狂少年”,也或是“糊弄投資人的小流氓”,種種。而另一方面很多人站了出來,爭相要為90后代言,在媒體上烹了幾份濃烈的雞湯,大勺的向觀眾潑去,真是嗶了吉娃娃了。
          90后的我們
          90后是生長在風口的一代,跨過了當年的時局動蕩,伴著萬象更新和web 2.0一路成長。很幸運,我們親身經歷了互聯網變革的全部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我們見證了最后一批小霸王,最后一批Gameboy,最后一批BP機和最后一批小靈通;我們見證了MP3,MP4以及傳說中的MP5;我們見證了艾澤拉斯大陸的災變,也可以熟練的敲打出“whosyourdaddy”;我們見證了BAT的崛起,見證了安卓和iOS的發展,也見證了攝像頭和Wifi的故事;我們塑造了CJ展,推火了AB站,捏出了了失意體前屈的姿勢,也發現了兵庫北的溫度;憤怒之時,我們可以在不依照任何法律,直接把金克拉拍在桌上,大吼“放肆!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90后,我們生而不凡
          作為互聯網的原住民,90會更早的接觸廣闊的世界,顯得比以往的幾代人更加早熟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因為見得多了,我們更早地做出了自己的選擇,個性鮮明,特立獨行。
          相比于上一代人,我們追求新的事物,并不是傳統意義上“追尋時尚的腳步”,也不會因為大家都穿喇叭褲,自己也把喇叭褲套了上去。
          我們的選擇更加的小眾化,因為我們更加清晰明確的知道自己喜歡什么。一些小伙伴會沉心于LL,艦娘,或者手辦;一些小伙伴會沉心于網球,航?;蛘邌纹瑱C;也有的小伙伴會行走天下,四處窮游,等等不一而足。即便是喜歡的明星,也已碎片化。于是我們看到,很難再有當年星爺那般一統江湖的影視霸主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因為見得多了,我們比前輩們更加客觀冷靜的看待更多選擇,婚前試性,丁克,GLBT。
          從出生不久就開始連接到互聯網。對于90后的我們來說,很可能的,我們的更多的信息是來自網絡,而非長輩。
          回想一下,在新地方找個好吃的餐廳,你會問路邊的行人,還是打開美團或者大眾點評?再回想一下,你升學之時,為了了解學校情況,問的是家長,還是QQ群?
          我們的知識來源或遠不同于上一輩人,自然也更少的有著“祖宗的規矩不能壞!”的想法。
          婚前試性?let it;丁克? let it;GLBT? let it.
          在我們看來,事物沒有對錯,只是選擇不同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因為見的多了,我們會對所謂的權威提出質疑,不會去篤信“電視上說balabala”,也不會輕易轉發“驚天秘密,美國balabala”。
          作為90后的我們,可能總是無奈于家里人總對你說“電視上老中醫建議balabala”,也總是方案朋友圈里面一條條“XX國都不吃轉基因”。
          比起上一代人,我們可能更善于篩選信息,也更能甄別什么是謠言。但這并不是由于我們多么多么聰明,而是收益于互聯網,我們的信息源不再單一,也有了足夠的底氣去質疑所謂的權威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90后,我們生而迷茫
          90后,我們迷茫于生活的無力
          我們90后這個團體,最大的不過二十四五,最小的也只有十六七歲,多半還是學生,經濟難以獨立,財務自由更有一段距離。
          或許我們天天刷知乎(其實并沒有什么卵用),也見的多了,看著領導之類的各種傻逼,覺得他們做了很多可笑的決定。但這并沒有什么卵用,因為沒有話語權,更不用談決策權。
          中學的朋友,會抱怨學業的各種壓力,老師的各種不人道,課本的各種扯淡,但又有什么辦法呢?
          在大學之中,我們會蛋碎于脫節時代的課程設置,沒啥意義的專業要求,以及各種奇奇怪怪的校園生活,但這又有什么辦法呢?
          或許剛剛參加工作小伙伴,又會無奈于不感興趣的工作崗位,各種傻逼的領導指令,或者是家里催著快找對象,但這又有什么辦法呢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90后,我們迷茫于奮斗的方式
          一直以來,家長或者老師可能會說“好好學習,之后考個好大學,然后找份好工作”。
          然而呢?什么是所謂的好工作?是跑到事業機關,朝九晚五,下班搓麻將,還是體制內等著提拔,等著退休?
          長輩的態度大都傾向于安穩的生活,因為他們經歷了太多的動蕩。而我們不同,我們希望活出自己的精彩,這便是代溝。
          你去了大城市打拼,會有幾個人站出來,指著你的鼻子說:“這幫年輕人越來越浮躁了,天天往外面跑,最后還不得回來!”
          你走進了IT行業,會有幾個人站出來,指著你的鼻子說:“搞什么IT!你看看淘寶上有幾個是賺錢的,都特么坑人!趕緊回來考公務員,分了房子娶媳婦!”
          你跑出了國門,會有幾個人站出來,指著你的鼻子說:“祖國把你拉扯這么大,你倒好,不知道報效國家,反而撒腿跑了,外國的月亮就真比中國的圓?”
          90后,我們在一條嶄新的道路上行走。沒有引路人,怎么辦?獨自加油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90后,我們迷茫于奮斗的金錢和遠方
          前段時間有兩個挺有意思的新聞,一個是《95后女孩拿身體窮游》,還有一個是《霸氣總裁余佳文認慫》
          看了之后,蠻無奈的。
          《說文解字》道:“詩,志也”,追求詩和遠方,更應該是尋求一種偉大的志向和情懷。詩并不代指浮華的辭藻,遠方也不意味著距離的長短。你漫步在香榭麗舍大街化著大大濃妝,對著甜美的馬卡龍自拍一張,發條朋友圈,連帶著新買的卡地亞附一句“巴黎的夜,美得令人心碎”。這或許并非“詩和遠方”。而另外的,你開始擔負更多并不屬于你的責任,讓更多的貧窮孩子吃上免費的午餐,用柔軟改變中國,這或許才是更貼切的“詩和遠方”。
          再說說金錢,這是一個偉大的創造物,是最有效的互信系統。我們工作并且創造價值,而多數便印在了錢幣之上。我們將創造的價值相互交易,金錢則是這筆交易的契約。一張美鈔,正面是dollar,背面則是“In God We Trust”。
          我們提倡著將價值和金錢做對等交易,更直接的滿足我們的物質需求。但我們并不應當用社會關系去兌換金錢,比如榮譽、忠誠、道德和愛。忠誠的騎士不應為金錢背叛主人,虔誠的教徒不應為金錢失去信仰,相愛的戀人不應為金錢拋棄彼此,正直的創業者也不應為融資而失去誠信,肆意許下“一個億”的承諾。
          我們的世界
          500年前,哥倫布運用當時簡陋的航海技術進行環球旅行,他安全返航并告訴世人,世界是圓的。500年后,我在班加羅爾,卻聽到有人告訴我,世界是平的,平得就像他召開全球遠程會議所用的大屏幕。
          ——《世界是平的》 托馬斯•弗里德曼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我們的世界充滿希望
          信息時代的到來,讓一切充滿希望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這個時代,是人類歷史上最輝煌,時代最具希望的時代。
          穩定的和平讓我們遠離槍炮,科技的進步讓我們的臥室告別了老鼠和蟑螂。我們不需要憂心明天的鍋里還會不會有糧食,也不再需要憂心你的財產會一夜蕩然無存。
          早上起來,睜開惺忪的睡眼,看了看手機,刷了刷知乎。
          沖了個澡,換上新的衣服,再用三分鐘考慮是喝牛奶,還是喝咖啡。
          走出家門,叫一輛Uber,路上和司機聊聊互聯網的新鮮事。
          來到公司,和其他小伙伴一樣抽出HHKB,對著UltraSharp一陣亂敲。
          下班后跑去游泳館或者健身房,舒展一下軀體。
          晚上呢?約妹子吃頓燭光晚餐,或者一個人捧起上個星期新出的書。
          如此愜意的生活,前人從不敢想象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這個時代,一個青年,一根網線,足以叫板整個世界。
          對于年輕人來說,這個時代,無疑是最好的時代。
          產業結構面臨變革和轉型,很多意義上的經驗、習慣變得不再適用。所有人被網絡到了同一起跑線,行業背景的差距變得不再重要?;蛟S你只是一個毛頭小子,但你足以撼動整個行業。
          繼而的,我們看到了Google的崛起,Airbnb打敗連鎖賓館,Uber挑戰各國公交系統。你呢?或許正在用鼠標和鍵盤,來下一次的世界革命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我們的世界充滿問題
          信息時代的到來給了人希望,但也加深了圈層間的差距
          我們可以從互聯網上得到海量信息,但我們得到信息卻良莠不齊,而且十分的因人而異。
          以微信朋友圈為例,如果教育背景優良,也在很多優質的社交圈層,那么很顯然,你的微信朋友圈里會有很多優質的分享,或是行業分析,或是哲學命題,或是讀書賞藝,也或是金融內參。
          但如果你不這么幸運,可能你的朋友圈里會有許多形如《Iphone7開搶,balabala...》的文章,群里也有許多不轉不是中國人,轉發得Q幣的精彩活動。
          馬太效應,幸運的人,從一出生便注定了在信息時代的貴族地位,而更多的人,則需要在信噪比極低的環境下做出掙扎和選擇。甚至說,地處邊緣地區,尚未聯網的人,很可能得從一出生便面對著信息時代帶來的災難和不公。
          其實,還有更可怕的問題。我們,也會被淘汰。
          后人之觀妾,亦猶妾之視前人也   ——前趙•劉娥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我們終將也會長大,繼而老去,終將無法適應更加膨脹的信息時代?;蛟S某天,我們在后人的眼中,也會變得無法學習新的事物,然后被時代所邊緣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我們和這個世界。90后是一群初入社會的年輕人,此刻的我們,或許會受到打壓,會受到質疑;或許,我們不吃不喝20年,仍舊會買不起房;或許,我們會遇到各種不公,會遇到板結的職業環境;也或許,如馬佳佳所說,“江山就在那,無需你來指點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但,這些或許,或許都錯了。作為信息時代的寵兒,我們生來便擔負著更高的期許。我們的使命或不是“指點江山”,而是讓更多的人享受信息生活帶來的便捷。我們要走得更快,讓更多的前輩不被信息社會所淘汰,也讓隨后的00后,10后有著更多的機會,去追求屬于他們的自由、平等,以及夢想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世界的未來有濕的,如沼澤一般無限可能。而未來的這張大餅,90后先吃為敬!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很很鲁在线观在线频|欧美av|2017男人天堂手机在线|奇米影视第四色首页